紀 國 章
「我希望藉著攝影傳達宇宙間任何生命在自然律動下皆是美的象徵。」∼紀國章

 

小時候曾經因為一起意外車禍造成兒時玩伴當場猝死的事故,使得紀國章約有半年左右的時間無法言語,雖然在家人的耐心復健下,逐漸恢復正常的表達能力,但也因為事故所帶來的強烈衝擊使得紀國章變得沈默木訥。「或許是因為那場車禍的緣故,常自覺對語言表達有明顯的障礙,但也可能因此讓我有機會選擇影像作為自己和別人溝通的媒介。」紀國章自嘲地說道。
十五歲那年,紀國章進入北市高工印刷攝影科就讀,從那時起他和攝影結下了不解之緣,早期由於家境並不渥裕,因此,紀國章先向大嫂借了一部佳能單眼相機,學習相機的基本操作和應付課堂上老師交付的作業,並也開始利用課餘拍攝一些風景照片參加國內的攝影比賽。一九八0年,紀國章靠著攝影比賽獲得的獎金和祖母的積蓄,買下生平第一部相機-尼康FM2和一顆標準鏡頭。


一九八三年,紀國章通過美術資優生的保送甄試進入藝專就讀,並從那時起將創作視點指向關渡自然生態保護區。 在近兩年的生態紀錄堙A紀國章除了從鳥類的行為中體會群居生活的互動關係之外,更清楚地了解人類在邁向文明的進程埵P樣的也對環境造成了嚴重的污染。紀國章也開始對學校的授課內容所帶給他的質助益產生懷疑,經過反覆的思索及篤信前途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衝動與執著之下,專二上學期,他瞞著父母辦理了休學手續。「那個時候家堛漱牳u很大,甚至乎我的預期,但我仍然堅持所選擇的道路,現在回想起來,若是當初沒有下定決心,我可能無法在那個階段的創作上給自己一個滿意的交代。」紀國章在擺脫課業的束縛後,更勤奮地走訪關渡的各據點,獵取鳥類在自然環境中所展現的安詳和摯美,八三年九月,紀國章在入伍前舉行首次的攝影個展-台灣野鳥生態攝影展。


九0年紀國章前往了嚮往已久的浪漫國度-法國,為了實地感受巴黎的藝術氛圍,他除了讓自己縱情於巴黎街頭之外,極負盛名的龐畢度藝術中心及巴黎攝影美術館也是他流連忘返的處所,在順利申請進入巴黎高等電影學院及巴黎大學藝術攝影研究所後,繁重的雙重課業壓力亦未曾中斷紀國章了解巴黎人文及景致的強烈慾望。


「ROBERT DOISNEAU是在法國僅次於卡迪布烈松的紀實攝影家,他的作品讓我嘗試去思考紀實是否能夠脫離苦難而將視點指向生活中的人文,他直接面對群眾深入街頭的創作方式似乎是我所想要的。」於是紀國章將鏡頭對準了巴黎由於社會福利制度完善及複雜的種放結構所衍生的社會偏頗現狀。


在拍攝名為「無因、無由、無果-人生夢」系列的同時,他為了嘗試攝影創作的其他可能性,開始遊走於法國、比利時、瑞士及德國等地,透過對於光線因季節、時間不同所造成在河邊或湖面上光影變化的細微觀察,拍攝了另一組較為抽象的純藝術攝影作品-色彩符號。返國之後,紀國章雖然將多數的時間投注在致力推展攝影的公共行政事務上,但在紀國章心中,追求完美且更具說明性的影像熱未曾因此稍減。這兩年他除了記錄台灣的民俗之外,也走訪了尼泊爾等高山國家。談起最近的計畫時,「我希望再將自己置身於巴黎街頭.....只因為夢才剛開始。」紀國章斬釘截鐵地說。

回上一層